知情人士:季建业提拔两情妇任市委及区管委要职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2013-10-29 11:30 查看数0

10月17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网站发布信息,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3 年10 月18 日,南京中华路雨污分流工程正在建设中。 
 

                    2013 年10 月18 日,南京市正在改造的城西干道。

汉府饭店外景,摄于2013年10月18日。 

“季挖挖”的民怨与官怨

人物简介

季建业,江苏省南京市原市长。1957 年1 月出生,江苏张家港人,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毕业。曾任吴县县委副书记,扬州市长、市委书记等职。2013 年10 月19 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去领导职务。

入秋后的南京,天气微凉,气氛萧瑟。就在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到达该市的前一天,即10月17日上午,中纪委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确认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10月19日,中组部证实,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这是十八大后落马的第十个省部级官员。

2009年8月26日,季建业来南京任副市长、代理市长职务。他一边高调宣称“进了中山门,就是南京人”,一边迅速启动“三中路改造”,南京这座古城不断被“开膛破肚”。有南京市民称全城“秋叶与灰土齐飞,苍天共黄土一色。”4年间,不时激发民怨沸腾,并不断有人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走访的南京各界人士,虽然对其在任时功过评价不一,但有一点出奇地一致:季建业落马在“意料之中”。

中纪委连夜带人

季建业最后一次露面,是10月15日上午。当天,他以南京市长身份,主持召开了南京市政府常务会议,对正在实施的雨污分流工程施工组织,提出一系列优化整改措施。

第二天,南京高淳区召开全市生态文明建设动员大会,作为市长的季建业要发言。但下午开会时,主席台上并没有季建业的席卡。知情人透露,10月15日夜,中纪委一位副书记飞抵南京,临时通知当时在响水县调研的江苏省纪委书记弘强连夜赶回南京。10月16日凌晨2点,季建业被中纪委工作人员直接从南京的“家”里带出。当天下午1点,季建业已被带到中纪委在北京的办案点。此次行动,中纪委没有通知江苏省委和南京市委。季建业被带走期间,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在徐州调研,省长李学勇从泰州调研刚回南京,而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也没收到一点风声。

当季建业被双规的消息满天飞时,有网友始终持怀疑态度。“这是官方消息吗?这事又不是第一次传了。”

早在半年前,网上便开始盛传今年春节后,中纪委的调查组就进驻扬州、南京,搜集季建业违规的证据。如今回头看,有关季建业的调查时间,果真已维持了近半年。国庆节后,季建业本有计划带队出访英国,但被叫停。此举在南京官场亦被视为季建业“要出事”的信号。

市长干了书记的活

今年56岁的季建业是文字工作者出身,任宣传干事多年,后调任苏州日报担任副总编。1990年成为苏州吴县县委副书记后,开始从政。据称,季建业的岳父是江苏省的一位老领导。在吴县任职后,季建业的仕途一路飞升,是不折不扣的“江苏省内成长起来的副省级领导干部”。

1996年,季建业成为昆山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1997年11月至2000年8月担任昆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之后,任昆山市委书记。在此期间,季建业在推动台商转型升级方面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台湾媒体称其是“能为台商端洗脚水的市长”。当时,季建业在两岸金融合作领域的“大胆突破”一度成为江苏金融领域改革的标杆。

2001年7月,季建业调任扬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开始吸引众多媒体的目光。公开资料显示,他刚上任就推出“百千万行动计划”,向100个大公司、1000个中小公司推介扬州,发放了1万份材料。季建业在扬州任职期间,全城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城市绿化也有较大发展。有扬州市民认为,季建业主政时,城建、老城区改造、新区开发等项目均是大手笔。

2009年,季建业从扬州调任南京,任代理市长。刚一上任,季建业强硬的作风就在南京出了名。知情人士透露,季建业与前任市委书记开会时,时常用“这个事情我来讲……”直接打断前任市委书记的讲话。对此,很多人私下议论季建业是“市长干了书记的活”。

而据南京的媒体同行反映,季建业对媒体反映的问题十分重视,经常给予直接批示。一旦有媒体反映某个单位某项工作上的问题,即使到了晚上12点,季建业也会给相关局领导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便是劈头盖脸一顿批评。

政绩工程“无一不是败笔”

比其强硬的工作作风更让老百姓熟知的,是季建业的另一个名字——“季挖挖”。季建业在扬州任职的8年间,全市大规模翻新“修旧”,“季挖挖”因此得名。

2010年1月,季建业正式当选为南京市市长,“季挖挖”从扬州挖到了南京。如果说“季挖挖”在离开扬州时还是个褒贬不一的中性词,到了南京,它就彻底沦为一个贬义词。

“斥资183亿,从2010年初至2014年底,5年时间在200多平方公里区域内全面施工,5年内敷设500公里污水干管,完善3000个居民小区及单位近2000公里排污支管。”这就是南京2010年公布的“雨污分流”计划。季建业被公众认为是“雨污分流”工程的主要推动者。

“通过‘雨污分流’工程,南京主要水体水质断面指标要达到地表水Ⅳ类以上。”季建业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这样承诺。

然而记者在南京城区走访时发现,市中心的中华路因为“雨污分流”工程全线开花,马路成了停车场。出租车司机感慨说:“南京城内几乎没有哪条路没被挖过。”

2011年,南京曾因修建地铁大肆砍伐梧桐树引来市民抗议,网民随之发起“拯救南京梧桐树”活动,声明参加者迅速过万。一位颇有名望的南京大学教授甚至公开提议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启动特别程序,弹劾季建业。当时网上骂声一片,对季建业施政提出质疑。有官员私下说,自从季建业任市长以来,所做的系列政绩工程“无一不是败笔”。

如今南京城3条主干道中两条都出了问题:城西干道炸了仅使用12年的高架挖隧道,原先20分钟的车程现在需要近一个小时;双向8车道从来不堵车的江东路被开了膛,挖地下人行道,只剩下原先的人行道供小车勉强通过。“灰头土脸,主城没有一条好走的路。”出租车司机连连感慨。

就在季建业被宣布双规的10月17日当天,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公开批评了生态环境建设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他严肃地指出,如果污水不进污水处理厂,就不要搞雨污分流和河道清淤,否则就是做表面文章,劳民伤财,弄完了还招来老百姓的一片骂声。

杨卫泽表示,“领导干部想要干事、想要出政绩,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反对为了追求短期效应搞花架子,反对为了让领导认可而搞形象工程。”

“扬州鸿运”的季氏背景

季建业也曾不止一次向外界吐苦水,表示自己是替人挨骂。其中包括城西干道炸高架修隧道的方案,早在其还没来南京之前领导班子就已提出,他只是执行人而非决策人。

迄今为止,季建业公开承认对他心灵“有所震动”的只有南京“7·28”爆炸事件。

2010年7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位于南京栖霞区的南京市塑料四厂厂区的可燃气体管道发生泄漏爆炸,并波及邻近的道路和居民区,造成重大伤亡。

事后,季建业回忆,“如果说,我来到南京以后有哪一件事情最揪心,就是这件事情……我夜里2点半回到房间,睡不着。平时每天是夜里1点睡觉早上6点起来。以前是睡下就睡着,现在半个小时醒一回、一个小时醒一回,根本没有办法安睡。”

“7·28”爆炸主要原因在于承包公司的违规转包行为,而坊间怀疑该工程的承包公司——扬州鸿运基础设备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是季建业从扬州带过来的。

无独有偶。2011年5月24日,南京市殡仪馆新址拆迁工地发生坍塌事故,“扬州鸿运基础道路有限公司”几名工人在拆除作业时遭遇坍塌,造成2死2伤。“扬州鸿运”又一次出现在南京安全事故名单之中。

就在“7·28”爆炸后的10月19日,南京市政府下发了《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安全发展的意见》。意见称:要“对在我市发生生产安全事故、违法违规或不文明施工等行为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施工、监理企业一律清出南京建筑市场。”该意见下发半年后,“扬州鸿运”在出了“7·28”重大事故后,依然能拿到政府的殡仪馆新址拆迁项目,其季氏背景越来越符合怀疑者的逻辑。

酒店办公为“行事方便”

知情人透露,“扬州鸿运”还不是季建业的致命伤。季被调查,根源在于他人为求自保而“供出”,其中上市企业苏州金螳螂装饰公司嫌疑最大。

据苏州金螳螂内部人士透露,季建业每次回苏州,都过家门而不入,却住在金螳螂的会所。今年7月24日,金螳螂老板、苏州首富朱兴良被中纪委带走,目前处于监视居住状态。南京政界知情人士透露,朱兴良在被“协助调查”期间“知无不言”。

季建业主政扬州期间,该市几乎所有的酒店、医院、商品房和装潢,均被远在苏州的金螳螂一家垄断。此举让扬州本土装潢企业极为不满。一位扬州装潢商回忆称,季建业在对扬州为期8年的“大装修”中,大多数工程都由苏州金螳螂经手,只需100万元的外墙翻新工程,金螳螂的报价却高出数倍。

季建业上任南京市长后,金螳螂在南京的生意也多了起来。江苏纪检内部人士证实,中纪委对季建业的调查内容中,包括金螳螂在扬州和南京的部分工程项目。

贪官有情妇,据传季建业也不例外。据知情人士称,季建业在扬州时就有公开的情妇。其中一名据称原是市政府办公室的打字员,皮肤白皙,送文件时常绕过秘书亲自送给季建业,后被其提拔为该市发改委副主任,季建业出行她都跟随。据说季建业的另一名情妇是市委招待所的服务员,此女后来也被提拔至当地瘦西湖景区管委会任职。扬州本地人称,这些事“扬州人民都知道”。

此外,有港媒报道,季建业在南京工作近4年,个人享受上毫不含糊,设在市政府的办公室几乎不去,在汉府饭店长期包下豪华套房办公。有老百姓戏称,季建业长期包下汉府饭店的豪华套房办公也是为了“行事方便”。

除了生活作风问题,季建业在其他领域的决策也备受质疑。

据南京政府官员透露,季建业将其主政扬州时的保障房经验复制到南京,又是一大败笔。在南京市下关区等拆迁安置中,力推的保障房建设工程距离市区偏远,居民生活不便。保障房建设中首创的“融资模式”,亦有省级部门持保留意见。

在季建业主导的政府领域改革方面,颇受争议的一是市金融办成立时间一拖再拖;二是新成立的名为“投资促进委员会”的部门,让主导中小企业发展的主管部门不停更换“东家”,1年之内更换3次,这使得城市中小企业发展找不到方向。

季建业任内的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策略也受到质疑。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引入中电集团来重组主业定位一直模糊不清的南京熊猫,作为交换,南京市主城区诸多优质土地被中电开发为房地产。

面对自己留下的一串串问题,不知季建业是否还记得,当年刚到南京赴任时他说:“南京,古称建邺,我季建业就是被南京人民拎着耳朵,耳提面命来建设新南京大业的。”如今,他只能向组织解释自己的“大业”了。

(《环球人物》杂志)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